首页 示波器 集成电路测试仪 电气测量 通讯测试 环保热工 无损检测 教学实验 记录分析 开发工具 工业控制
电源 基础仪器 分立器件测试 安规检测 信号发生 气体分析 网络测试 计量校准 分析仪器 常用工具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仪表新闻 >> 城市突然重视照明 是好事还是坏事? [产品中心] [厂商中心]  
仪表新闻查询

请键入查询关键字
相关栏目
产品中心 厂商中心
最新供求 热点新闻
学术报告 展会预告
推荐产品 下载中心
产品报价 装备实例

城市突然重视照明 是好事还是坏事?


2017-1-3    点击次数:732    突然间城市重视照明的表现,这无疑对于每一个从业照明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好现象。是好现象吗?也未必。张艺谋感慨说“什么人都能当导演了”,其实这句话用到城市照明上同样适用……

 

    灯光节成为城市寻求刺激的一剂猛药。

 

    当中国制造业在最近两年陷入低谷的时候,谁都没想到城市照明却逆势而起,成为城市建设中的重头戏以及风尚。这股势头从年初的杭州到年底的厦门,以及明年的广州,突然间城市重视照明的表现,这无疑对于每一个从业照明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好现象。

 

    是好现象吗?也未必。

 

    娱乐圈有一句话大概是说,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电影院的生意最火爆,因为大家有时间来消费这种低廉产品了。而电影却变成大投入产业,动辄一部烂片上亿元,很多人扎堆进入这个领域。张艺谋感慨说“什么人都能当导演了”,其实这句话用到城市照明上同样适用。在中国,只要什么东西有市场,就会有无数的闲散资金涌入。

 

    今年城市照明流行的“PPP”模式,直译为“公私合营制”,原本是政府利用民间资本参与到基础建设上,一般是机场、道路和公共服务设施。可城市照明是不是能直接带来良好收益,尤其是那些投入巨资营建的城市装饰类、表演类照明,是公众开放性观赏模式,怎么能换算为收益,估计也没人去想过。但是PPP直接带来了更大型城市项目的运作,成了少数资本集团可以垄断的事情,也正是这股风潮推动城市照明需求更旺盛。

 

    所以说2016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甚至是拉开帷幕准备让城市照明再上一个新台阶的一年。以前城市也做大规模的照明设计,比如天津的海河夜游,南昌的一江两岸,武汉的两江四岸,可是在城市营销上谁都比不过今年杭州这一次。借助G20的成功举办,杭州一举有了跨入“一线城市”的实力,这是谁都想不到的。

 

    去年我们在做杭州G20项目的概念设计汇报时候,杭州财政局领导很担忧地讲每年杭州只有三千多万的城市夜景实施费用,这一下子投入这么巨量资金做城市照明,也就意味着未来数年内,杭州城市照明再无资金投入。今天再来想想,如果花费十几个亿能把一座城市推到一线的位置上,这是最划得来的买卖。城市品牌和形象一下子就能膨胀起来,辐射力和吸引力成倍增加,城市基础设施也得到完善提升,可以说是一役全功。

 

    这股风很快蔓延全国。很多城市的管理者不远千里到杭州来取经寻宝,杭州的照明同行也毫不松懈地传经送宝。据说钱江新城的媒体立面从亮了以后,每天的参观者由三百人飙升到三万人,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是要发生重大踩踏事故、具备严重安全隐患的事情啊!给城市管理带来很大压力。今天人们再去钱塘江不是去看大潮了,改看媒体灯光秀了。

 

    到底这每天万人的热度能保持多久,所带来的旅游收益和口碑宣传能不能抵上这庞大的投资,我心中存疑,因为至今没有看到有这样的客观数据分析。城市照明经济的投入产出比,不仅仅是按人头数来算的。如果说能满足丰富了人民群众的业余生活,也许这点投资还真的不算多,毕竟政府能想到让人民的幸福指数提高起来,也是好事。

 

    我和万达设计院的一位仁兄聊起此事,他说前几年我们万达做这种事,你们骂我们俗,可现在政府花了几十倍万达的钱来做这事,你又怎么评价?我说,每个城市都做“大电视机”,好像目的是为了群众喜欢。

 

    这一届的中国群众更喜欢的是热闹,因为以前没看过啊,成片的建筑都装上灯,不管白天建筑上这些灯美观不美观,只要晚上定时播放花花绿绿的图案画面,就认为很好看。这是一个简单的视觉刺激就能满足的年代。再加上有G20的央视媒体宣传推广,一下子在全国火了。据说杭州的设计师这一年顾客盈门,很多城市管理者都是指名要参与过G20的设计师才能来操盘。当然了,我也是受了一点点益处,所以我在一次论坛上做演讲的时候发言首先要感谢G20,让我们照明行业今年都有事情做了。

 

    后来我参与了一些大城市的照明设计以及中小城市的照明工作,都是源于此。我这人有时候好放炮,容易得罪人,我理解大家在这个经济低迷的时代,活着都有多难。房价涨得这么恐怖,完全是因为政府年初的“去库存”造成的,我们一直都有幻想,既然库存这么高,那一定是市场泡沫有很大,去库存,意味着降价销售。可并不是这样,去库存是为了刺激房地产市场持续火热。这么高的房价最终盈利者是政府。所以今年我基本上没做过房地产开发商的楼盘项目,连商业综合体都没有一个,为什么呢?因为开发商不舍得再花钱去投资照明了。万达都改了去做文旅项目,一个个的万达城开在风景秀丽的地方,以超大体量震撼世人,单纯的房地产照明项目日渐萧条。

 

    于是政府补上来了,你不愿意做是吧?我来帮你做。做城市照明就是将不分美丑大小的民用、公用建筑都装上灯,让它亮起来,简称“亮化”。

 

    有些城市做街道建筑立面改造,再结合照明实施,这算是好一点,有钱的城市。有些城市没钱还想做照明,怎么办,只能是不加区分先找一部分做亮。而中国的城市在近二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普遍雷同,以四方水泥盒子和铝合金玻璃幕墙为城市建筑主基调,毫无特色和区分,照明自然也就做的毫无价值。又都想个性化,只能是再花钱做“灯光表演”了。

 

    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城市热衷做灯光表演的。大家都以法国里昂为例,谈灯光表演对城市旅游经济的作用。那是人家法国,我们的现状是哪怕最偏远的山区县城都想做灯光节了。

 

    前一段时间我接触了一个城市灯光节事情。很偏远的西北县城,我以前都没听说过,有一天突然告诉我,想请我给他们支支招,因为他们要投入巨资做城市灯光节,我问了参与的一些设计施工单位,多数是本省照明企业。我可以设想这又是一次民俗灯节大荟萃,比正月十五还要热闹。再加上激光灯、空中玫瑰、投影灯,又一次满足了人民群众要热闹的欲望。

 

    广州灯光节我好几年没去看过了,据闻前阵子又开幕了,好多年前我做了一个灯光装置去参展获了一个银奖,至今我还在回味,因为我做了一个纯粹思考性和批判性的灯光作品。科技含量不高,但是对于社会的反思意味较多。现在大家做灯光节纯粹就是大型装置设计了,比体量,比炫幻,或者是拿来主义,直接将国外的作品搬过来。如果所谓的灯光节就是这些以“五色令人目盲”为目的的作秀,是不是也太缺乏味道了。

 

    里昂灯光节为什么每年能吸引那么多人,就是因为人家本身具备的载体质量好,在历史的老街区里,怎么去玩灯光表演都是吸睛之作。所以我们看到的是灯光创意,无论是建筑投影,还是装置小品,都不大,但是和科技、人文、艺术联系在一起,让人看了觉得妙趣横生,浮想联翩。

 

    所以说中国人的灯光节少有艺术,少有思考,多的是仿生摹物。比如搞一个机器人或者变形金刚,大蘑菇或者深海水母,反正都是七彩变幻,让人一眼看清端的。

 

    城市就这样了,我只讲大趋势,我认为这一波高潮以后照明行业前景堪忧,也许我是杞人忧天,但我喜欢安静,因为这样的发展很不正常。有朋友对我说至少这种热度还要保持五年,我有点信他。城市的快速发展绝不是好事,就像骤热了的城市照明,也不是善因。哪一天做照明设计的不这样疲于奔命——在一个月时间里拿下一座大城市的宏观规划,还要有视频汇报片、各个节点具体内容,那一天就是社会正常的时候。

 

    于是我就想做点不是那么锦上添花的事情。

 

    今年和城市照明同样火的是中国的乡村建设,很高兴我赶上了这一波浪潮,及时在众多照明人依然向往城市的时候,我抽出时间做了几个真正意义上的乡土照明设计。做完我才知道,在今天的乡建环节中照明是多么被人忽视。在我做了福州嵩口历史古镇乡土照明设计以后,我们又举办了一届“中国乡土照明创想论坛”。为什么是“创想”呢?因为大家对于乡土照明太没有想法和认识了。

 

    至于说在我抛出“乡土照明”这个概念以后挨了多少非议,被批为将城市那一套又带进了乡村,因为批评我的人多是认为乡村就应该是黑的,是能看到星星的,是可以和萤火虫嬉戏的,哪里知道乡民也是人!也需要积极健康有营养的照明!

 

    乡土照明是2016年中国照明的一抹新亮色,因为乡土照明不同于文旅照明,仿古街区照明,它真的是从人的生活出发,关注乡民的情感和需求,但同时为乡村的复兴做事情。乡村复兴的关键是经济自存,要有推进的资金,所以我希望我的照明也能为乡村带来更多改变。

输出打印页面



京ICP备0506804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646号

北京金三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 2008 - 2018
直拨:010-82573333
E_mail:h4040@163.com